南科大的自授文憑,這幾天引來了比較多的口水。
  這個新聞里最經典的橋段是,據說這些沒有得到教育部認可的文憑卻得到了國外頂尖高校的認可,引來眾人對管理部門的一陣奚落。南科大一路磕磕絆絆,已經一次又一次讓公眾對僵化的行政掣肘心生厭煩,這一次,教育部門似乎又站在了市場與真理的對立面上。
  在這種事上,教育部門總是處身尷尬的。因為,大家的質疑似乎很有道理。說到底,假如每一所高校都是合格的,值得信賴的話,文憑的含金量最終應該拿到市場上檢驗,確實不需要教育部門多此一舉。況且,天高皇帝遠,蓋章只是個形式,管得再多,也不代表這文憑含金量就足了。高校大體上實行的是嚴進寬出的規則,只要做得不太過分,拿一張畢業文憑還是一件比較輕鬆的事情。
  南科大取得的成就讓人欣慰,它在眾人的期待中長大,如今它培養的學生受到社會歡迎,說明它的堅持是正確的,大家都很高興。但如果把它的成功形容為中國的高校指明瞭一條陽光大道,恐怕還不能這麼說。南科大能這樣,並不意味著別的高校也能這樣。在中國,文憑還是一個比較好使的東西,遠的不說,就說這公務員招考,沒有這張紙打底,你就是想整個蘿蔔招聘也不行。如果再聯想一下,文憑在很多地方意味著資歷職稱工資的高人一等,這張文憑的重要性就更高了。所以,不少人費盡心思也要從西太平洋大學弄張文憑過來。這些文憑,比的根本就不是能力。
  理論上,的確可以讓高校的文憑自發起來,至少可以讓一部分高校先自發起來,但哪些高校,什麼樣的高校能發,能否發得讓人放心就成了一個大問題。
  南科大能從這種質疑中脫身而出,一方面與大家對南科大抱有希望有關,大家不願意去涉及這裡面可能存在的風險,不願意去破壞一個自己樹立起來的典型;另一方面,也是在表達對行政干涉過多的不滿。在反行政干預的這面大旗下,瑕疵變得可有可無了。以借鑒世界一流大學的辦學模式建立起來的南科大在朱清時的堅持努力下,有一個比較完善的治理結構,有相對超然於世俗權力的一個身份地位,所以,它能擺脫公平的質疑,其他高校就沒這麼幸運了。
  你今天敢放開文憑,明天就會有一些高校厚顏無恥地販賣起文憑來,這種熱情我們在很多電大函授上見得太多了。把文憑這件事交給國家來把關,至少比交給一些個校長甚至某個處的處長把關要靠譜一點。這個道理類似於高考,由國家統一齣一張卷子,也比每所大學各出一張要公平一些。要不然,像人大招生處處長這樣的人物就會層出不窮。
  這裡面當然是有犧牲的,高校讓渡一部分自主權,若能換來一個更公平的競爭環境,這就是值得的。這不能跟行政干預簡單地划上等號。
  中國的很多事件,恰恰是自由裁量權太大了。明明是一個好東西,它就有辦法把你給攪黃了。很多時候,並不是制度不夠好,而是權力太會使壞。一個校長所掌握的權力,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大得多,那是無所不包、逃無可逃式的裹脅,一個教授尚且不能對抗這種權力的影響,何況是一張文憑。假如沒有對這種權力制約的東西,還是別輕易開這個口子吧。這麼說也許很讓人氣餒,但總比一團亂麻要強一點。
  (原標題:自授文憑,這個口子不好開)
創作者介紹

aaron

xaxhd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