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實習生 胡文琦
  廣州“待用快餐”再開新店。自2013年10月首家“待用快餐”開店,大半年來“待用快餐”陷入無人領、無人捐、無人監管等種種困境,荊棘滿途卻沒有擋住先行者的步伐。昨天,廣州首家“待用快餐”店——弘善素食的老闆成瑞紅在海珠區寶崗大道再開一家分店,至此,市內共有5家“待用快餐”店。而早前一度為“待用快餐”數量告急而憂心的成瑞紅,這回找到了一個投資合作伙伴,並向公眾承諾,將通過第三方基金會運作“待用快餐”,讓其走向透明化和規範化。
  再遭質疑:
  善款真的被善用了嗎?
  得悉寶崗大道要開一家“待用快餐”店,有心投入該項事業的段女士專程帶著媽媽來現場“取經”。“我是不久之前才聽說‘待用快餐’這個公益概念的,我非常支持,想為此獻一份愛心,不單隻是捐一份餐,我還想自己經營一間店,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段女士告訴記者,她已經到弘善素食和另外幾家“待用快餐”店瞭解過具體情況,“今天來這裡,我是想向成老闆‘取經’,看他是怎麼做的,再看怎麼才能做得更好”。
  記者在現場看到,新店雖有段女士那樣“識貨”的捧場客,但也不乏對“待用快餐”存在的老問題再度提出質疑的市民。“這個公益理念是很好,但這始終是某老闆的個人行為,在這個執行的過程中,誰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落到實處,把善款用在了有需要的人身上呢?這會不會只是商家招攬生意的新噱頭而已?”食客陳先生對此十分懷疑。
  市民何先生也認為,一直以來,“待用快餐”到底是全社會在做公益,快餐店老闆只是公益傳遞中的一個環節,但輿論導向讓公眾覺得這是“一個老闆在做好事”就很不妥。“這會造成某個餐店擁有了公益名聲,繼而有紅火生意的現象。在還沒有規範監管之下,很容易滋生問題”。
  突圍之路:
  引進第三方機構監督
  對此,成瑞紅也承認“一個人的公益真的沒辦法一直走下去”。儘管弘善素食經營不如理想,但他對新店開張卻表現得胸有成竹,“經過之前一段時間的籌備,‘待用快餐’終於找到新的出路了。”他說。
  據悉,新店是私人投資方陳思民與成瑞紅合作的產物。陳思民信心滿滿說,今後將把素食和“待用快餐”做成連鎖機構,並與正規的公益基金會合作,引進第三方機構進行監督,走向規範化管理,建立長效運作機制。他告訴記者,“公眾需要透明度,為此,我們將會跟廣東省首善文化發展基金會合作,成立一個‘素養文化’發展基金,專門推動素食和‘待用快餐’的發展。通過第三方的監管,以賬目、年表等形式公開所有的資金往來,提高快餐店的透明度和公信力,讓社會公眾共同監督我們,並交托信任。”
  何裕華、胡文琦  (原標題:待用快餐)
創作者介紹

aaron

xaxhd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